第1085章 你气愤了吗?【三】

啪!!!耳光洪亮嘹亮,就像是秋天里的歌声,那般的清新怡人!回旋在厅堂内世人的心上,让所有人的小心脏‘嘎嘣’一下悸动了起来!尤其是禇手足,他更是被这耳光的洪亮悦耳声响,感动的差点哭了!尼玛!疼啊!禇手足整个人被扇的转了好几圈,刚才踉踉跄跄的停了下来。当下一张老脸飞快涨红,鲜红的五指印显现出来,一丝丝猩红的鲜血顺着嘴角流动不断,看容貌难堪到了极点!禇手足傻了!厅堂内的所有人都傻了!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叶枫居然一脸笑呵呵的出手打人,并且打的仍是褚家的大爷禇手足!“叶枫……你……你打我!!!”禇手足眼睛瞪得溜圆,他依稀记得,自己上一次被打,是四十年前的一个冬季,那个冬季的第一场雪,比以前来的要晚了一些!不过那次被褚老太太打的是下面的屁股,而现在被叶枫打的是上面的屁股!看着禇手足捂着脸,满是不敢信任的容貌,叶枫嘿嘿一笑:“褚伯伯,你气愤了吗?”气愤?老子绝逼不气愤,只想弄死你个小兔崽子!禇手足心中杀了叶枫的心思都有,咬牙切齿,面庞狰狞,双目死死盯着叶枫那张贱贱的笑脸,恨不能一拳把这张笑脸打碎,又怕打不过!而叶枫关于禇手足想要吃人的目光视若无睹,此时淡淡的说道:“你现在应该在想,我叶枫过分分了,居然打你褚家大爷,敢在你们褚家撒野!简直无法无天!”提到这儿,叶枫双目直勾勾的看向禇手足:“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!若是你有才能,你是不是很想废了我!说,是不是!!!”“是……我真想废了你这个兔崽子!”禇手足没有否定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“这就对了!”叶枫微微一笑,然后指了指坐在轮椅上的褚天:“你的儿子,敢去我的地盘撒野,让人打伤了我的兄弟,封了我的工业,还想对我的女性图谋不轨!我想杀了他!他之所以没死,那是由于他的投胎技能好,他是褚奶奶的孙子!!!”什么!叶枫的言语,让厅堂内的所有人面色大变,一个个双目纷繁看向褚天!这一刻,坐在轮椅上的褚天浑身瑟瑟发抖,感受到世人那审视的目光,头皮一阵发麻:“胡说!老爸,他……他胡言乱语!我没有,我……我真的没有……”褚天本就是一个纨绔,鄙人人面前有放肆的本钱,可是在此地一众大佬面前,连话都说不利索!此时战战兢兢,矢口否定!仅仅,上首座上的夏老等人,可是活了一辈子的老狐狸了,此时仅仅看着褚天那不知所措的容貌,便一个个似有所悟,好像理解了什么!而禇手足也是眼皮一跳,尽管他有心想要信任自己的儿子,可是这件工作细细想起来,的确疑点重重!究竟叶枫是什么样的人,禇手足了解。对方害了自己老妈,现已够奇怪了,现在若是平白无故废掉自己的儿子,那只能说对方和自己有血海深仇,否则的话,就算是傻子也不会做这种事!当下禇手足看了一眼夏老等人置疑的神色,只能硬着头皮对褚天问道:“小天,我再问你一遍,你叶枫究竟是什么原因废掉你的!你给我说真话!!!”禇手足的嘶吼声,让褚天面色一变,不过现在他现已彻底进退两难,当下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爸……我说的都是真话,我没有骗你们……”褚天的慌张的神色,让禇手足的眼皮更是一阵狂跳!而看到禇手足还想再问,叶枫却是摇了摇头:“你这样问,一辈子也问不出来!仍是我来吧!“言语刚落,只见叶枫的身形现已窜到了褚天的身前。而就在褚天惊慌欲死的目光之中,叶枫大手一挥,啪的一下将褚天生生从轮椅上扇飞了出去!砰!褚天狠狠摔在地上,嘴中鲜血狂流,浑身就像是散了架一般,痛苦欲死。尤其是胯下的疼痛没有好利索,这般摔在地上,更是疼的他起死回生!而看到这幕,周围的所有人,包含夏老四位白叟,纷繁嘴角一抽,看向叶枫的目光奇怪到了极点!这个货怎样就这么暴力呢,从进了门,现已将禇手足爷俩揍了一个遍了!”这个混小子,仍是这么不讲理……“蔡老医生对叶枫的暴行一阵无语,此时嘀嘀咕咕说了一句!而听到这话,一旁的凌老太太当下便不干了,瞪着眼,耀武扬威的对蔡老医生喝道:”蔡老鬼,你胡言乱语什么呢!你懂不懂,这才是真实的男人!咱们家小叶枫长大了,知道用拳头解决问题了!“尼玛!蔡老医生当下便满头黑线,这混蛋形似无时无刻不必拳头解决问题,好不好!尽管蔡老医生还想争论,可是知道自己若是再说叶枫的不是,凌老太太必定发飙,当下嘴巴抽搐了一下,只能抑郁的闭上了嘴!”叶枫!你个混蛋!这是咱们褚家,你居然敢在咱们褚家打我!你……“褚天看着叶枫咬牙切齿,恨不能将这混蛋生撕活剥!本来他认为这家伙来到自己褚家,彻底是被自己宗族狂虐,却没想到对方如此放肆蛮横,刚刚进门不久,便将自己父子俩揍了一个遍!”我混蛋?“叶枫一怔,然后冷笑一声,一巴掌狠狠挥下!啪!”你特么见过我这么风流潇洒,英俊好像秋风的魂淡吗?“叶枫好像对褚天的用词极为不满,再次扇了一个耳光,大声问道:”说!见过没有!““你……”啪!“说真话!““你……无耻……”啪!“见过没有!”“我……”啪!这一刻,叶枫简直就像是打乒乓球相同,对着褚天的脸乓乓乓,眨眼之间,褚天脸上鲜血淋漓,遍体鳞伤!而禇手足兄弟三人的面色像是猪肝一般,简直咬碎了牙齿!他们有心想让警卫阻挠叶枫,可是想到叶枫那恐惧的身手,知道就算是再多的警卫都无用,反而愈加激怒对方,自己褚家的老脸也丢的越大!忍!禇手足三人只能咬碎了钢牙往肚子里吞!而此时,褚天再也忍耐不住了,大声哭喊道:“我说,我……什么都说……我混蛋,我不是人,我受人挑唆指派,想要灭了你的兄弟,夺了你的工业,抢了你的女性!不要打了……不要再打我了……”褚天一把鼻涕一把泪,可是叶枫听到这话,再次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:“我特么是问你这个吗?”“你……你问我什么……”褚天彻底被打懵了,敢情这混蛋臭扁自己一顿,还不是问这个?“我问你,见过我这种英俊好像秋风的混蛋吗?”叶枫指了指自己娟秀的小脸,不要脸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