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0章 还不快去把大师的袈裟找回来

张禹一身八卦仙衣,头戴清风道冠,此时站在殿外的广场之上,清风吹来,令发带飘飘,长袍随风轻摆。他一脸的淡定、沉着,此时看来,真颇有几分一派宗师的风貌。法海站在张禹对面七八步远的当地,他脸上满是高傲之色。江河湖海,在南都被称为雷鸣寺四大神僧,法海弱冠之年落发,在雷鸣寺修行了大半辈子,怎样可能害怕眼前的黄毛小子。大红袈裟跟着和风轻摆,他手里拿着锡杖,巍峨不动,目光如炬,紧紧地盯着张禹。广场周边,都是无当道观的弟子,上百名弟子围成一大圈,尽管许多弟子不知道详细发生了什么,师父为什么要跟一个大和尚斗法。可已然要着手,天然是要支撑师父。要知道,这次比赛,不只仅代表着无当道观,乃至也代表着道家。这次要是张禹输了,工作传讲出去,关于无当道观的名头,也是个不小的冲击。法河在一旁看着,暗自挂心,怎样就让法海一同跟着来了呢,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来呢。这种工作,没有依据,成果还要着手,纯是扯淡。但这一战,好像也在所难免。这可不是佛派之间的内斗,归于佛家和道家的斗法,不着手则已,只需着手,那就必须得支撑自家人。法河只能期望师弟打败张禹,不论能不能搜出来金鳞龟,横竖这一战输不起。广场周边没有一个作声的,加油、呼吁,那是体育项目,这但是正了八经的斗法,怎能乱作声。这么多人,没有一点动态,气氛变得非常严重,给人一种和肃杀。总算,法海开口说道:“阿弥陀佛!张道长,贫僧此来,本是以和为贵,但张道长已然必定要手上见真章,那贫僧只能恭敬不如从命。你是后辈,先出手吧。”他这话说的是官样文章,还将自己的姿势摆的特别高。像是在高速无当道观的人,不是他法海以大欺小,而是张禹自动找不自在。“呵呵……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无量天尊!大师专心想要搜寻我的无当道观,说找什么千年乌龟,真是好笑。你若是有警方的搜寻令,我无当道观遵纪守法,必定合作。可光凭你雷鸣寺的一句话,就想搜寻,那当我无当道观是什么当地?我有言在先,大师想搜先行,不过得先拿出点真知灼见。大师远来是客,主随客便,大师先请吧。”张禹说完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“好!那我就客随主便,张道长,开罪了!”法海大喝一声,单手捉住袈裟,直接抛到空中,嘴里叫道:“袈裟伏魔神通!”声响落定,空中的袈裟直接朝张禹罩去。他单掌放在胸前,嘴里不停地念道:“喃无阿弥陀佛!喃无阿弥陀佛!喃无阿弥陀佛……”张禹现已才智过这些和尚的本事,无外乎便是在这袈裟上。第一次跟苍青岭那大和尚着手时,张禹没有什么经历,加上那和尚的袈裟着实凶猛,才让他难以招架。现在见的多了,天然也不在乎。特别是他也能看出来,法海的实力不见得强过法河,想要抵挡,应该不困难。张禹马上掏出一张暴风符里,嘴里叫道:“喝!”“呼……”暴风立时高文,将袈裟挡在半空,难以行进分毫。法海没想到自己的袈裟会被暴风挡住,先是一愣,旋即抓起脖颈上挂着的佛珠,朝张禹甩去。佛珠来的迅猛,张禹知道这东西的诀窍,一旦磕碰,必然会散开,恰似流星赶月。所以他没有硬接,像旁一闪,躲过佛珠。那佛珠拐了个弯,又朝张禹射来。张禹不慌不忙,金钱剑现已拿在手中,催剑射向法海。人仅仅曲折腾挪,跟佛珠斡旋。他没有运用火符,也没有用雷法,首要也是杀伤力太大,简单误伤。“咻!”金钱剑直取法海面门,法海大喝一声,手中的锡杖迎向金钱剑。“当”地一声,金铁交鸣,金钱剑马上被打碎,铜钱四散乱发。法海见状,不由满意地大笑起来,“不过如此……”声响刚落,适才被打散的金钱猛地一股脑地朝他射去,好像天女散花。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……法海无从招架,瞬间不知道挨了多少下,身子跟着栽倒在地,嘴里鲜血狂喷,“哇……”这也便是张禹手下留情,加上法海的修为不弱,要不然的话,不死也差不多。“刷!”法海这一受伤,空中和暴风坚持的袈裟瞬间失掉支撑,被暴风吹出老远。而他打出去的那串佛珠,也没有支撑,当即落下。张禹眼明手快,一把将佛珠抓进手里。张禹将佛珠在手上轻甩两下,淡定地说道:“大师承让了。”“哗!”……无当道观的弟子们见到师父轻描淡写的就处理了法海,无不是欢天喜地,从前的严重,一会儿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雷鸣般的喝彩声。“师父胜了!”“师父赢了!”“无当道观!”“无当道观!”“无当道观!”……“师弟!”“师父。”“师叔。”……法河和随行的六个和尚见法海被打得吐血,赶忙上前检查。法海受伤不轻,但法河看得出来,没有过分伤元气,肯定是张禹手下留情。张禹当日救下他,法河也能看出来,张禹是有必定实力的,究竟有多强,却是不太清楚。此时见张禹轻描淡写的就将法海打伤,还能做到手下留情,不取人性命,实力之强,已然是无法形容。肯定是碾压对手的实力,要不然的话,底子做不到这一点。可他哪里知道,并不是张禹强的过份,实在是知己知彼。雷鸣寺的本事,张禹都才智过的,天然知道怎么应对。“踏踏踏……”平稳的脚步声从对面响起,法河忙扭头看去,正是拿着佛珠的张禹,闲庭信步般走过来。曾经看到张禹的时分,倒没觉得怎么,眼下再看,不由让法河有点惊惧,莫名产生了极大的压力。很快,张禹来到几个和尚的面前。和尚们都有点严重,实在是张禹刚刚所展示出来的时分,过分强悍。张禹却是面带微笑,温文地说道:“大师,这是你的佛祖,物归原主。对了……”提到这儿,他忽然周围喊道:“都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把大师的袈裟找回来!”